不层才_w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梧桐灯

江洋

我第三次来到青镇。
作为一个摄影师,从前我只知这里是摄影的天堂。无数青砖黑瓦小桥流水铸就了一幅幅一册册美到令人喟叹的江南水乡。如果不是苏星宇强调东西两岸的区别,我想我永远都只会认为这里是同行们习惯提及的一处工作地点而已。
是的,这里是乌镇,更是缺乏如织游人充满古镇风情的西岸青镇。
苏星宇在我们上次来时曾明确表示他更偏爱人烟较少的青镇,当时我只因人少便于构图而对他的观点表示赞同,并没有深思所谓『爱屋及乌』的含义。
很奇怪,我到这里来本意是逃开满屏的影片剧集和娱乐新闻,却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主角苏星宇。
不提也罢,随他去。

苏星宇

这一周的祝福让我焦头烂额。说来自然,因为我要大喜了。对不起,不是怀孕,对对对,和孩子没什么关系。是是是,我要结婚了。高芒郝美丽等一众狐朋狗友,额,对不起,亲朋好友们纷纷从全世界发来贺电,祝福我终于心甘情愿亦步亦趋踏入坟墓并附加系列嘲笑。
少了江洋。
我与江洋失去联系已经半月有余。
这货,去哪儿了?

江洋

素材采集工作接近尾声,离苏星宇婚礼的日子却还有八九天。我接到田心的电话,说是再不把礼物送了就再把我要交的份子钱翻一番。我问她想要什么,她理所当然地说挑个星宇喜欢的啊。
我怎么知道他喜欢什么,所以该怎么送。
我怎么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所以要怎么送。

苏星宇

婚礼准备的差不多了。
我还是没有联系到江洋。

江洋

礼物准备好了。
是他最喜欢的蓝色。
我曾经嘲笑过他,他这么喜欢扮酷耍帅的人,应该喜欢出挑的颜色。他当时对住我双眼认真的回答『我最喜欢像你眼睛一样深邃的海的蓝色。』
情话满分,让人无法招架。

苏星宇

田心告诉我江洋忙于购置我的新婚礼物,可是怎么还不回来。眼看婚期欲至,我还想看他一眼。

田心

8月8日,婚礼当天。
我已经吐槽过很多次了,苏星宇挑这个见了鬼的俗气日子当真充分显示出他七老八十褶子吧啦的内心。如果不是还有我帮他挑西服我真怀疑他会毫不犹豫的购买对襟马褂。
江洋更不让人省心,今天才见到人。难为我帮他撒谎,回来时胡子拉碴宛如非洲难民,分分钟让姐想对他做出非法行为。啊,故意杀人谢谢,小朋友不要乱想。
两口子一个也不让人省心。

婚礼现场更让单身狗不忍直视,亮瞎姐24k钛合金狗眼。众人起哄要一睹二位新人新婚礼物风采,我们星宇掏出来的单反让姐大腿都拍红了,这孩子,太不会过日子了。反观江洋,扭扭捏捏吞吞吐吐,半天才把盒子打开。而姐,作为站的最近的吃瓜群众,在看到盒子里的东西后0.0000001秒,就凭借丰富的经验和敏捷的身手迅速把盒子盖上了。我相信苏星宇看到了,因为他脸红了。我也相信高芒看到了,因为他的表情太猥琐了。我更相信郝美丽没看到,因为高芒快被她blingbling的好奇之光打败了。这现象非常好,不要教坏小孩子。
一颗跳蛋,蓝色的。
这一切真是太黄暴了。
我要冷静冷静。
另外,如果江洋真的没有如约而至,我要怎么送给苏星宇两个江洋。『崩溃』

江洋

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

苏星宇

mdzz……

评论(2)

热度(10)